去程的車票 是去找朋友看朋友聊生活的事情 人與人之間無解 我帶走煩愁
回程的車票 是帶走身被重創跑完的完成獎牌 煩愁更加諸隨我返回


2008.12.28嘉義42K

 這次的嘉義馬,並不在我的2008年的業績裡。只是這場嘉義馬另有重頭戲,第二位女生五年之內即將達成第一百場馬拉松的創下歷史上紀錄。恰巧那時報名還沒截止,一股腦子即投入參與躬逢其盛。失算的是,我應該報名半馬即可,而不是全馬,12/21ING馬拉松之後再繼12/28嘉義馬拉松,身體上實在是不勝負荷,而我的身體確實是向我抗議了。
 上半身與下半身彷彿分離似的行事,我的上半身,我的腦裡、我的心肺、我的呼吸、我的靈魂....它們是OK、OK的跑、我的下半身有什麼?大腿、膝蓋、腳掌....我的膝蓋不受我的擺佈,我想,上週的跑馬仍不適尚未恢復,不宜太強硬,我想,跑回21K處即棄賽吧。事情並沒有我想得簡單,全馬半馬有分不同路線,當我回神過來的時候,己無法再循原路跑回會場。可笑的是,我的腦部明明傳出中止跑步棄賽,雙腳卻持續的跑不停步....我陷入了內心的掙扎裡與忐忑不安的顧忌膝蓋的承受....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,每跨出的一步一步累積的里程,卻也是一次又一次的膝蓋疼痛,3甲公路這條路線上上下下的起伏最磨難,跑至仁義潭欣賞湖面風光,第二圈的折返處延長至上坡再折返,那樣的陡坡,終於,讓我的膝蓋故障了....它再也完完全全不受我的擺佈了....後續的下坡,我無法屈膝,我竟然倒退著走下去減輕膝蓋疼痛....。遇平路,慢慢的跑,遇上坡,走上去,遇下坡,反過身以背面的走下去,反反覆覆如此,遇到補給站,我想,我開口:不跑了,我的苦難就結束了?偏偏,我的腦裡、我的
心肺、我的呼吸、我的靈魂....它們還是OK、OK的跑,我讓脆弱的膝蓋去承受痛楚徹骨....
 此時,明明甩得遠遠的女生逐漸的拉近距離、靠近並且超過我,我看著汪女、張女、林女超過我,這才是我的內心無言地最嚎叫的痛。當我的膝蓋不受我的擺佈,我己喪失與人賽跑,我萬分狼狽。剩下可以做的事情是跟時間賽跑,守住時限之內跑完。不能令這一遭的白跑、不能讓這一趟膝蓋白痛,我要拿到完成獎牌....
 再來,我要長長的休息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omeCat 的頭像
HomeCat

心情隨記

HomeCa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